欢迎光临中国语商网口才培训www.chineselq.com口才培训服务热线:400-0088-440将本站添加收藏设为首页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辩论>辩论赛事

国际大专辩论赛

作者:中国语商网 来源:中国语商网 发布时间:2011-07-15 点击:1139
演讲训练营2

国际大专辩论赛    

  

       沈冰是本届国际大专辩论会的主席。
  作为曾经受惠于国际大专辩论赛的电视人,沈冰现身说法。辩论开场以后,沈冰说自己,当初要是不报名参加1997年的新加坡国际大专辩论会,就不会得到在《联合早报》的工作机会;要是没有《联合早报》的工作机会,就不会走进CCTV。现场的观众看到她充分展示出昔日辩手的如簧巧舌和激辩头脑。
  从9月20日到9月26日,12支身穿标准制服的参赛队的领队、教练和辩手轮番出现在CCTV电视直播大厅,他们坐在有华美舞台灯光,有环形飞碟状的辩论席中开始唇枪舌剑的比拼。辩手被划分为A、B两组分别进行比赛,A组的辩手有纯华裔学生代表队,B组有纯非华裔学生代表队,有华裔和非华裔的混编队。参赛辩手统一操持汉语,但多样的文化背景、教育背景和思维方式在辩论会上的撞击制造出辩论的多种情趣。

  给真实加分
  9月24日下午4时,北京语言文化学院队与A、B组联队交锋,正反双方的辩题为“夫妻之间应不应该有隐私”。
  北京语言文化学院为正方,辩手是美国的莫阿、西非的莫里斯、加拿大的米雪和越南的胡秋云。教练为北京语言文化学院老师、作家梁晓声。反方A、B组联队,辩手是香港浸会大学的王乐、弗莱堡大学的蔡葵、墨尔本大学的肖慧敏、澳门大学陈典。
  莫阿坐到辩论台上的时候声音一直在发抖,她经常因为紧张害怕而失声大笑。主持人蒋昌健提问的时候,她会因为慌乱而拒绝回答。就像莫阿的局促和紧张让观众发笑,莫里斯的憨厚和坦白也令观众开心,作为北京语言学院国际政治系的研究生,莫里斯担任二辩,莫里斯说自己从小结巴,畏惧在人前说话。他的坦诚不时获得掌声。
  莫阿作为一辩作三分钟的陈词,莫里斯作为二辩主辩。米雪和胡秋云作配合和协从。
  陈词之后进入盘问的环节。
  在反方盘问之后,由历次国际大专辩论会上获得最佳辩手的嘉宾向辩手提问。
  蒋昌健对莫里斯提问:“在你的立论当中有一条说,隐私的存在和对隐私的尊重是社会文明的表现,我想问你,是不是夫妻之间的隐私越多,表示夫妻之间的文明程度越高?”
  莫里斯:“你刚才问隐私是不是越多文明程度越高?我们的观点是衡量夫妻之间文明的标准是应不应该允许有隐私存在,而不是隐私有多还是少的问题。”
  蒋昌健:“那么我问你,如果有一种隐私足以改变夫妻二人的关系,而且这种隐私操纵在一个人的手上时,你觉得这种隐私的存在公平吗?”
  莫里斯:“我坚持认为,夫妻之间应该有隐私,我这么认为当然是因为我也给我的妻子自由拥有隐私的权利,那样我认为很公平。”
  蒋昌健:“如果她在外边有了你不喜欢的一个人跟她在一起活动,你也允许她有隐私吗?”
  莫里斯:“我觉得隐私不一定是对爱情的不忠。隐私不一定跟爱情有关系,也可能跟别的事情有关系,隐私的类型不止一种。”
  蒋昌健:“那你的意思是跟爱情有关系的隐私是应该隐瞒的,跟爱情没有关系的隐私是不需要隐瞒的。”
  莫里斯:“如果我结婚,发生过一次婚外恋,那我就不能向我妻子坦白交代,但是如果她察觉了那对不起,我就只能自作自受了。”
  蒋昌健向莫里斯提问之后,1997年获最佳辩手的王慰卿对莫里斯发问。
  王慰卿:“不久前我刚刚结婚,在那段非常甜蜜的日子里我的夫人这样问我,她说:亲爱的,今生今世,你愿不愿意对我永远诚实,绝不隐瞒。那么我望着我夫人深情纯洁的眼睛我应该怎么回答?”
  莫里斯:“那我会说‘我愿意’。”
  王慰卿:“如果你今天坚持你方的立场的话,你应该这样回答,你说‘不’。你说‘夫妻之间应该有隐私’。你现在在立场上出现了矛盾,你怎么解释?”
  莫里斯:“因为我不觉得隐私是恐怖主义。隐私的存在不会影响夫妻之间的诚实。除非我们不在这个世界,只要在这个现实世界,隐私就一定存在。”
  王慰卿:“我想问,你这么坚持自己‘应该有隐私’的立场,你能告诉我你是出于什么心态吗?”
  莫里斯:“我觉得这个问题很简单,这是我的隐私我不说。”
  莫里斯一直在从容应对,他的状态轻松、自在,在出击的时候言词坦率,他的立场来自他的生活背景教育背景文化背景,他的回答常常令观众发笑。
  辩论结束的时候,评委团把“优秀辩手”的荣誉给了莫里斯。评委发言说:“此届辩论会将有一个新的原则,就是给真实加分。还有我们认为辩手应该表现出的是个人的能力,而不是教练团的能力。莫里斯的表现符合新的评判原则。”

  竞选辩论不精彩
  德国弗莱堡大学读博士的蔡葵,在全队失利的情况下获得A组“优秀辩手”的荣誉。
  与弗莱堡大学交锋的是中山大学,论辩的题目是“网络是否是虚幻的”,蔡葵对这个辩题并不是很有兴趣。
  蔡葵为自己来自一个富有思辩传统的著名学府感到骄傲。德国民族具有思辩的传统,是一个盛产思想家的国家。弗莱堡大学就出过胡塞尔和海德格尔。对于国际大专辩论会蔡葵有自己的看法。
  “这么大规模的电视辩论会在德国从来没有过。他们会觉得没有必要,因为说实话,能成为问题的问题不是两个大学的学生就能辩得清。我理想的辩论不是这样的。辩论的结果要对观众或者说大众有启示意义。我挺反感玩文字游戏,你即便通过文字游戏把对方打败了,那也没有多少意思。辩论的最高境界就是智慧和思想,你的表达生动、真实,你要善于倾听,你要有思想作支撑,不仅仅是炫技。你可以对一个问题有不同的看法,但一定要是真实的看法。辩论赛这种形式某种程度把辩论这种技巧放大了,偏离了辩论的方向,出现很多程式化,事先准备,背诵,朗诵诗歌一样朗诵辩词,这是不对的。”
  “还有为了辩论很多大学统一制作服装,统一发很多经费,学校专门给时间排练,把辩论赛的成绩和大学的荣誉挂起来,这些在弗莱堡大学是不可想象的。在弗莱堡大学,并不会因为你是辩论队员,就给你什么关照,提供车、接送你到机场,这些都不可能。一切都是靠自己。你要参加就自己做。对他们来说辩论是很自然的事情。因为辩论就是表达你自己对一件事情的看法。”
  蔡葵坦言自己更看重思辩本身,而不是辩论表演。哥伦比亚大学的辩手毕卫似乎和蔡葵持相反的意见。
  哥伦比亚大学和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交锋。他们的辩题为:“现代社会男人更累还是女人更累”,毕卫在决赛中获得“最佳辩手”称号。
  “在美国的大学也有辩论赛,不过,没有像这个活动搞那么大。我们那儿的辩论是从英国流到美国的一个辩论传统,就是议会制的辩论传统,用议会的辩论规则。两个队各出两个人,对辩,主要是演讲为主,甲方作立论,乙方作驳论,风格跟这个不一样。不只是临时抽签,还是临时提问题,正方想一个问题,反方花10分钟准备,然后就开始辩论,完全是即兴的。”
  毕卫把在中国举行的国际大专辩论赛和美国的政治家竞选辩论作比较:“美国有政治家的竞选辩论,那种辩论没有大学生辩论这么活泼。政治家辩论,就是一个人立论,一个人反驳,时间都不太长。政治家的辩论有一个特点,就是大家都怕说话,说得内容太多,人家就会抓你的把柄,被人抓住把柄,你在政治上就惨了,所以美国的政治家一般都会回避辩论。一般谁领先谁就会逃避辩论。常常会出现两名或四名政治人物准备举行辩论,结果有一个人根本不去。或者有一个党,怕落后的那个党要求辩论,觉得自己会当权的那个党就会说没有必要,像2000年那次布什就尽量回避,回避不了就会说得比较空虚,怕被人家抓住把柄。”
  “那些政治家的辩论不如大学生辩论精彩有意思。我在辩论的时候非常紧张。因为在辩论当中有很多变化。你本来准备好想说的话,后来发现没有用,尤其到总结的时候,你不知道你要总结的话能不能有3分钟的时间,你一边说话,一边要看表,紧张得要命。

  4个月全封闭
  9月26日,辩论会总决赛,主持人宣布,中山大学获本届国际大专辩论会冠军。
  场上的中山大学主教练任剑涛和四位队员击掌拥抱。
  对这次能参加国际大专辩论会,中大队所付出的代价,任剑涛是甘苦自知。
  “从今年5月15日,为备战2003国际大专辩论会,中大辩论队就开始了为期4个月的全封闭式集训。队员们在充电之余不间断地进行模拟赛,大约每天两次模拟赛,使队员们面对镜头时能表现自如,特别是今年的赛制发生变动,强调突出个人风格,比赛过程的即兴发挥,这都需要有针对性的训练。中大队有一个存有几百道题目的辩题库,在平日的训练中,随便抽一道题,只给10分钟准备就上场辩论。这对队员的现场反应能力和语言组织能力都是很好的训练。”
  “封闭训练内容首先是选拔队员,理论修养、语言表达、整体形象……要综合各方面的因素。那时候队员们换来换去,调整得很频繁。接下来包括各个系、所的专家、教授甚至外面公司的专家,给队员们讲了几十场专题讲座。接下来就是实战训练,教练和队员一起写辩稿,进行模拟比赛。比完就看录像,根据录像进行调整,每天工作起码9小时。有时为了增加强度,还搞一些一对四、一对八这样的训练。”
  在本届国际大专辩论赛形成焦点的除了获得冠军的中山大学队,还有获得“最佳辩手”奖的台湾世新大学学生黄执中。
  辩台上的锋芒毕露的黄执忠在台下谦和低调。
  “这次辩论赛中,我们对手表现得非常好,我一直以为在辩论比赛当中,双方水准到了一定的程度,非要分出谁好谁坏,没有意思。我非常开心能跟这样的对手交手,不管是他们赢还是我赢。”
  当记者问黄执忠“最佳的辩手应该是什么样的状态”时,他说:“我不晓得。就像你问我,最漂亮的女生应该表现出什么状态?我不知道,没有答案。”

演讲训练营
郑重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个人观点,与“中国语商网”无关。本站仅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进行转载,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 <b>铁齿铜牙训练营</b>
  • 铁齿铜牙训练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