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语商网口才培训www.chineselq.com口才培训服务热线:400-0088-440将本站添加收藏设为首页网站地图

当前位置:首页>辩论>辩论社团

中山大学辩论队主教练推行温和辩微笑辩

作者:中国语商网 来源:中国语商网 发布时间:2011-04-11 点击:1142
演讲训练营2

    交谈人物:任剑涛

  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道德哲学与政治哲学、中国思想史、当代中国政治分析。中山大学辩论队主教练。

  交谈动机

  又一次载誉归来!戴着“2003国际大专辩论会”桂冠的中山大学辩论队,本月19日在与香港大学联队论战中再次夺冠。

  任剑涛,这位中大辩论队的“总教头”引起了我们的兴趣———究竟是什么让这位长于政治理论和政治思想研究的学者带出了一支辩论的精英劲旅?在一位政治学学者的眼里,辩论究竟是什么?然而还没有见面,任剑涛就在电话里对记者说:不谈辩论。

  说到底辩论是场游戏

  记者:为什么不想谈辩论?

  任:辩论是个游戏。之所以不愿意谈,是因为我更愿意树立我专业学者的形象。专业学者有他固有的知识领域、思考逻辑和评价方式。而以一个游戏者的身份出现在高度分工的社会中,人家就会觉得你在“玩儿”。在游戏结束之后,把它作为一个强有力的资本去介入社会生活,会让人家觉得你没有专业分工的根据。

  我也不是不愿意谈,我谈辩论是从另外一个角度谈。人家了解我更多的是我作为一个辩论队教练的身份。但我作为一个政治学教授,为什么会去当辩论队的教练?我昨天还对学生讲,我们辩论的技巧、方式、手段,乃至于语言的选择、态度的决定,都跟我是政治学教授有关。

  记者:辩论怎么和政治学扯上关系的?

  任:你看以前带辩论队的大多数都是哲学教授。哲学是追求真理和智慧的,所以带出来的队员都是跟你宣告真理,到了场上,说对方辩友有几点错误,然后告诉大家什么才是正确的。

  但辩论这种东西,我愿意把它作为政治生活的手段和方式。所以在选择辩论方式的时候,我特别强调现代社会政治生活对辩论的要求。现代社会的特点是什么呢?你不全对,我也不全对,大家以一种商议的态度来解决问题。

  记者:但辩论赛却一定要分出输赢。

  任:对,这是辩论刺激的地方,也是令人讨厌的地方。尤其当辩论成为各个学校显示实力的手段,就使得竞争性更服务于辩论的输赢。如果辩论这个游戏越来越模式化,它可以携带的政治文化和辩论理念反而弱了。

  当然,辩论是个游戏,我们也要玩好。我们拿第一后,一个老队员发E-mail给我,说“终于修成正果啦”(笑)。

  不要一口咬定对方错

  记者:看完比赛后,有些听众觉得“不过瘾”,因为你们的辩风不激烈,总感觉像“不到位”。

  任:我在这两年形成一个理念,要一种温和辩论的方式,也就是微笑辩论。改变以前那种信誓旦旦、真理独占、宣泄性的布道心态,改变原来辩锋非常凌厉的辩论方式。我们不是辩真理,而是共同分享大家对同一个辩题的不同的主张。你是什么看法,我是什么看法,所以是商量的口吻。

  记者:就是不一棍子把对方打死。

  任:没错,所以我去年特别强调,不准使用断定对方错误的过激语言。比方说“对方辩友又犯了一个常识性错误”,“对方这么说又错了”,说人家对历史如何无知,这样的语言我们是不用的。我们用什么呢?用“可能”、“也许”、“假如”、“如果怎样就更怎样”等等词句。

  但有些听众就不理解,对政治生活走向温和化的这个时代氛围不理解。他们还是喜欢辩锋凌厉、真理独占的辩论方式。美国辩论员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我觉得大陆的辩论比美国的总统辩论精彩多了。为什么,因为这种辩风维持了大陆文革时的风格,很激烈啊,场面很好看啊。但在很多海外国家,双方表现都很温和,对你娓娓道来。大家一起来商量这个问题,一起来解决嘛。但中国人对这种方式还不适应。

  记者:中大这种辩风可以说受海外的影响。

  任:对,是海外和大陆辩论文化交融后催生的一种辩论风格。这是一个平缓的、和平的建设时代,需要的不是激烈的冲突,而是通过商议去推进。这也就是我作为一个政治学教授来参与辩论想携带的意图。

  记者:“温和辩论”是您一贯的主张吗?

  任:我1997年带队到上海打名校辩论赛,第一场就输了,败军之将岂敢言勇(笑)。之后我就退出,五年没带过任何一场辩论。

  去年因为学校有关方面动员,我就又出来带队。这时我就想,重新塑造一种辩论文化,温和一点的,商议性的。这其中其实就携带着一种政治理念在里头。

  记者:但至少从得奖可以看出,这种辩风逐渐在为人们所接受。

  任:坚持这种辩风会有一些阻力,我们也遭遇过很多批评。说好像反应不到位啦,态度不够坚决啦,“气不是很壮似的”(笑)。这种辩风的形成需要长期的推进,这是主办方和我们作为参赛方双方达成的共识。目前越来越强调中大的这种辩风,就是生活化,商议化,微笑辩论。我们实际上在引导大众趣味。

  记者:您就是带着这么一种理念在训练队员?

  任:是。上场的时候我很少给他们具体指导,我写得最多的一个词就是SMILE(微笑),要保持微笑,别把脸拉得老长,好像要把对方打倒在地踩上一只脚然后才罢休。要和对方商议。非常亢奋激动的队员,我们队里都有的,但不能用,目的是要塑造我们的辩风。

  我们没有超级明星。我在赛前说,不许任何一个队员发挥到底。要有TEAM(团队)的观念。单一一个队员发挥出色,场面会很好看,但其携带的政治文化意图就没办法体现。

  表达观点只宜去商议

  记者:带着商议的态度说话,至少不会给别人带来情感伤害。

  任:是的,我们和很多对手后来都成了铁杆关系。像德国弗莱堡大学和新加坡国立大学,后来每一场比赛都为我们拼命鼓掌。辩论达到一定层次后,追逐输赢的心态要让位给智力游戏的心态。这和社会文化的变迁是吻合的。

  记者:就是说社会个体不是孤立的,辩论中双方论证的观点也不是非此即彼。

  任:在辩论中,正反两方所持的立场、提供的论据、论证的方式、选择的视角其实是可以交叉的。现代的政治生活就是一个拼盘。尽管是两个立场,但在实际生活中是交叉的。辩论中为了分析得清晰就把它一切为二,这个时候要说明自己的观点只能去商议。

  这种商议其实也体现在现实生活中。比如说,补鞋匠和房产商就是两种差异很大的人,补鞋匠跑到小区里来摆摊,完了工就提个篓子走了,地上乱七八糟,房产商很愤怒。但不是把鞋匠赶走就行了,这两种人不是不能共存的。鞋匠为小区居民提供了生活的方便,那就兼容嘛。我提供一个地方你长期来租行不行?这就是一种商议,一种互补。辩论文化就是要寻求这种状态。

  记者:所以现在很多辩题都很生活化。

  任:对,像“爱与被爱哪个更幸福”,有些人就想不通,说这有什么好辩的?但我们就要把日常生活中的丰富内涵给你解释出来。这时候再看辩论,虽然说的是小事,但对于时代氛围它是一种表现。

  生活化的话题其实也可以引导你思考。比方说“网络是不是虚幻的”这个话题,对于要不要发展网络经济,其实就提供了一种思考方式。网络完全是虚幻的,不可能;不是虚幻的,也不可能。这时候辩论就为你提供了一分为二的思考。

  越平和越能促成双赢

  记者:我们是不是可以看到这样一种趋势:大学的辩论文化逐渐会演变成社会的辩论文化?

  任:是这样的。辩论对社会是必要的,社会既然是公共性的,就有个表达和彼此交流接受的问题。我是学生选举的海珠区人大代表,参加海珠区人大会议时我就提出,区长选举不能是哑巴选举,不能是鼓掌文化。作为一个政治学学者代表,我明确提出,候选人要和选民见面。而和公众见面,这时候就有一个演讲文化、辩论文化的因素在里头了。这会成为一种趋势的。

  另外,像公开竞聘上岗,就是政治辩论的雏形。平和、理性的辩论风格是现代政治文化和社会生活的共同要求,越平和就越促成双赢。

  记者:可不可以说辩论是一种对社会生活发生影响的游戏?

  任:任何问题从小处着眼看大处,它的意义就会显现出来。辩论就是个游戏,但摆在现实社会生活中,它的社会政治生活内涵就相当丰富,因为它是在时代变迁的情况下进行的。

  辩论为什么流行?为什么收视率这么高?它的背景就是———社会生活在重组,告别太极端、太亢奋、太对立的时代,告别非此即彼,走向平和,走向商议。而这种平和和商议与“后革命时代”的特点是吻合的。

  记者:导向发生了变化。

  任:对,以前是主义导向,大家关心的是谁对谁错,所以辩的就好像是一个真理。现在不同了,现在是问题导向,你有道理,我也有道理,谁的道理多一些,大家来商量,目的就是集中各方智慧把问题解决了。其实我自己是一个很有激情的人,但辩论不能太亢奋,激情是压制理性的。辩论是游戏,但是一个理性的游戏。

  教练和队员平等交流

  记者:队员们平时都怎么称呼您?

  任:他们叫我任伯。我上世纪80年代介入中大辩论,相对于那些刚刚进校的本科生,我就自命为长辈。后来有人以为是博士的“博”,我说不是,是大伯的“伯”。

  记者:但你们之间的交流应该很平等吧?

  任:哎呀,我和队员们的关系很好的。一般很少有辩论队的队员开涮教练的,但我们的队员以开涮我为乐趣。

  比方说要求教练上台,他们就说哎呀你惨啦,长得又不行,还去做花瓶(笑)。因为我不能发言嘛。我说是是是,所以我很郁闷,申请发言。

  我们的四辩薛乐是学美学的,我说你这个样子就不像研究美学的,你应该去研究审丑学。他说哈哈那我就研究你啦。

  大家一起出去吃饭,他们经常非宰我不可,要我放血。我也经常跟他们讨论恋爱啊、生活观念啊,甚至对女队员说那个男生不适合你,赶紧吹掉吧。

演讲训练营
郑重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个人观点,与“中国语商网”无关。本站仅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进行转载,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 <b>铁齿铜牙训练营</b>
  • 铁齿铜牙训练营